利路修现象:全国大学生反内卷先锋,除了他还有谁?

原创 小新同学 有间大学最近总有人说,每每看到《创造营2021》的利路修老师在热搜上跳舞,总能想起作为普普通通大学生或职场透明人的自己。

小新同学表示深有同感。

比如,刚进大学参加新班级自我介绍环节时,不像有人早就打好无数遍腹稿、甚至准备好道具上才艺,谋划着以此为起点打入我等懵懂群众,从而一举拿下之后的班委席位、学生主席、奖学金、保研名额……

轮到我站起来时,即便脚趾已经疯狂抠出了几个阶梯教室,但嘴上依然只会平淡无奇地通报自己姓名小新,性别男,比较内向,很高兴认识大家,希望我们能互相帮助,谢谢。然后迅速闭麦,如释重负。

内心真实想法其实是“最好谁都别来认识我”“我真的不需要帮助好伐”。班级团建当前,我内心最执着的诉求和被困在岛上的利老师一样,只有——

“我不要,我想待在寝室,我可以不参加吗?”然而,班长和辅导员的一句“不参加怎么知道不好玩呢(不可以不去)”打破了我的宁静。

那就去看看吧。我真没看懂。

结交新朋友产生高浓度的社交已经让人足够疲惫了,为什么同学们还能high成这样?

我只觉得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

在学习上,我成绩平平、马马虎虎过得去,能拿B等级、C等级都不错,偶尔有F等级也不气馁,有时甚至会因为没挂科而讶异。但如果必须要和同学搞学习小组,我也会尽自己最大的力气,至少要为了别人的梦想努力,不能拖别人全A绩点的后腿。进入职场后,关于与人相处、关于努力,生活的本质似乎并未发生改变。

我能想到的最局促的场景,莫过于在狭窄的走廊遇到上司。

身边那些能泰然自若地迎面跟领导寒暄,甚至做得到无痕发射一波彩虹屁的同事的高超社交天赋,我真的学不来。

当下,我就是那个绷紧神经、屏住呼吸的利路修——双腿立刻后撤,妄想通过贴紧墙壁的方式,融成一道自然的背景板。真的没有那种在大佬面前刷存在感的世俗欲望。求放过。

职场里的我自愿透明,也很真诚。

下班时间到了,我心里想着要收工,身体也会诚实地关机走人。

但身边的同事一个个招手高呼要走了走了,却丝毫没有一点儿起身离开工位的意思。

这不禁让我的“本我”与“他我”不断来回拉扯,并逐渐产生疑惑:这世道怎么会没人想下班的?但我深知,我终究还达不到利老师的那种境界。

正如我青春期的偶像艾薇儿所说,“我文身、抽烟、喝酒、说脏话,但我知道我是好姑娘”。

我也一样。

18岁时,我虽然不想在同学、辅导员面前长袖善舞,不想起床去上早八,小组作业偶尔想划水……但我知道我骨子里依然是个渴望“三好”的纯种做题家——既划水又能当好官、拿好多奖学金、保好研,谁不想啊?

28岁时,我虽然也不愿在上司面前刷存在感,一心只想到点下班,不时也会高呼反对职场内卷……但我仍是个苦苦追求升职涨薪、给点甜头就能继续埋头加班的好员工呢。

这样的我,并没有资格与真正的反内卷先锋利老师相提并论。所以,这也是我发自内心崇敬他的原因。

利老师所谓的“厌世”,在于他敢真正地敷衍自己不想做的事,同时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并时刻在争取。

据传原本只是作为中文老师上岛,结果被拉来当选手充数的利老师,老早就表示对男团不感兴趣,自进入大众视野起,他就开始了自我防爆之路。

首先是自降颜值。

在ins里,他是一心be kind的精神小伙儿。

无论是发型蓬松度、ootd还是眼神体态,他都能做到滴水不漏的精致。而在节目中,利老师似乎一直在苦心布局他的丑人计:

放肆利用芭比粉的服饰,让自己尽快“视觉死亡”;充分吸取面条榨取机的技术,将其融入发型设计;试图用完全失败的表情管理让自己的人生与“出道”二字再无瓜葛。初舞台时,他精心挑选了一首又丧又碎碎念的《jackpot》,利用歌词吐露心声:

Главное чтоб была семья вера в чудо не мое

Поинт крутится в домах братья учатся ходить

Этот вид мой из окна перестань себя винить

Я опустел время станет как лёд……

歌词大意打包翻译一下:我要回家。利老师原以为这支“无聊的家乡小调”能把自己送下场,由此实现火速一轮游,没想到,这时候笋丝们出现了。

当所有人都觉得他的初舞台表现平平无奇甚至的确无聊时,是笋丝们挖掘到,这名说自己不会唱歌跳舞的选手演绎的《jackpot》,不仅展现了原作的慵懒神韵,更超越式地演出了一种令人着迷的颓废感。

眼看颜值和实力还不足以拖后腿,他立马灵活转变战术。

看到所有人都在努力争抢哪怕是一帧的镜头时,利老师内心狂喜:

冲,往后冲就对了!紧接着从沟通能力入手,假装自己中文不好、分不清语调,企图以语言能力实在扶不动的理由被节目组放弃。

谁料百密终有一疏,或许是他极佳的教师职业素养使然——利老师忘我地对其他外国选手进行在线中文辅导时,娴熟的教学手法镜头不慎流出,他HSK五级(最高级是六级)的真实身份也被暴露。现在大家都知道,利老师完全具备用中文发表获奖感言的能力——笋丝们的任务显而易见:把利老师投上出道位。事实上,利老师坚持不懈的暗箱操作,逐渐取得了越来越大的反效果。

第一次顺位排名发布时,利老师被热情而无情地投到了第29名。

但他不忘初心、一如清醒地发表了那段经典的晋级怨言:

我的梦想不是做男团,是别人(笋丝硬要)把我推上来的,感谢你们的支持,但我觉得有能力更好的人比我更适合走到这个位置,希望大家尽快放弃我,支持那些更该被看见的人。话音未毕,果不其然,利老师又离自己的梦想远了一大步。

这番话宛若一场春雨,让更大一拨笋丝加速疯长,第三次公演结束后,利老师的排名再攀高峰,卡在离成团仅有一步之遥的第12名。但即便是这样,利路修依然没有忘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

这个接受采访时话不多的小伙子,曾浓墨重彩地强调过,自己想做服装设计,做出有俄罗斯风格的服装品牌。利老师这些年在中国打拼,是因为他在17岁时和父母一起来过中国旅游,这让他萌生了毕业后来这里发展的想法。

2015年,从远东联邦大学(俄罗斯排名第七)毕业后,他继续到辽宁大学学习。在此之前他还参加过复旦大学中文课程,本科期间也拿下了美国马里兰大学网课的学士学位。除了把中文学到5级,平日的爱好之一是“学语言”的利老师最近在自学韩语,还有网友扒出利老师曾给学习网站的开发者留言,请对方能添加一些新词。豆瓣@AKA桃叨叨

还有豆瓣网友挖到利老师曾给社交平台推广服务开发商写的技术建议:爱学习的灵魂是没法假装的,就像他在被推向舞台之前,只是一个为了在异国他乡养活自己的普通(但很帅的)外国人。

他当模特、在平安夜摆摊卖小礼物、做俄罗斯代购的那些生活经历,也是普通而真实的。

他还注册了包括探探在内的几十个社交账号,在微博上关注了1000多个美女,当然,据解释他单纯是为了扩大代购客源。到不同国家求学、远离家乡自力更生,在成为利路修(上节目为了保护自己临时取的化名)之前,他过着和我们很多人一样的生活。

但他也和很多人不一样。

成为利路修之后,他依旧是那个来自俄罗斯,叫做弗拉季斯拉夫·西德洛夫的年轻人:

“F意味着自由。”

“没有人不喜欢人气。”

“爱豆规则真的很严格,你必须当完美的人,但世上没有完美的人。”

“我已经27岁,无法改变自己,就像树一样,如果树很年轻,它可以改变,如果树很老,它只能断。”

“我想回家睡觉。”

利老师很清楚,27岁零唱跳基础的自己(不像资深的伯远和力丸老师)真不适合做要天天练唱歌跳舞的爱豆,不仅体力跟不上,性格不想迎合内娱,更不想被爱豆的“完美”规则束缚。

打个比方,就像网络上很流行的一个知乎体提问:

给你500万元让你去高考工厂重造三年,或让你一辈子996,你愿意吗?

利老师的回答是no。

但轮到我时,说实话,我犹豫了,甚至还讶异于利老师如此果断的拒绝,继而不禁羡慕他并嫉妒他:他怎么活出了我想活又不敢活的样子?!

所以,当他的命运决定权落在我手机上的“撑腰”按钮时,有人忍不住疯狂把他推向前——你越与世无争,笋丝越想让你纵身名利场。

毕竟,笋丝中不知有多少人像我一样,从小到大都在被一种模糊的呐喊推着走,成年前追求985,成年后拥抱996,为了一种“别人都会有”的生活努力。

殊不知,我们一直互为彼此的别人。复旦大学梁永安教授最近也分享了一期有关“利路修现象”的视频,其中讲到,很多人正是因为心里装了太多有违本心的东西,所以总觉得很沉重。

而不一样的利路修,给了大家眼前一亮的感觉——因为他选择的是自由。

不然,他不可能如此出圈爆红,我们也不会知道世界上还有另一种别人,叫做利路修。最后,我们冒昧帮利老师用《答案之书》算了算,在不久后的成团日,他究竟能不能出道,以及,他的逃离内卷计划能否成功。答案如上。

今日互动

你希望利老师成团吗?

撰稿 | 瓜子

原标题:《全国大学生反内卷先锋,除了他还有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