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心灵的封闭与中国留学生向东南亚的战略转移

《美国心灵的封闭》(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一书是了解美国大学的必读经典,作者阿兰·布鲁姆(Allan Bloom)在书中讲述了高等教育如何辜负了“民主”,怎样破坏了学生的心灵。美国大学是一面棱镜,种类多样的大学是美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巩固其全球霸主地位的重要力量,同时也让我们认识到美国社会思想观念的变化特点,例如不断萎缩的开放性。5月12日,美国参议院商务、科学和交通委员会投票以24比4通过了一项名为《无止境前沿法案》(Endless Frontier Act),目标是在创新和科技领域与中国抗衡,美国大学无疑是其实现目标的核心力量。然而这样的战略野心能否实现,或许从美国大学留学生的战略转移中能够找到答案。

 无止境的科学与美国心灵的封闭自相矛盾

《无止境前沿法案》延续了美国自“二战”以来对科学的定位,即不只是通过科学来增进人类知识、改善人类生活,更要发挥科学对维护和扩展其全球霸权的作用。该法案深受《科学:无止境的前沿》(Science: The Endless Frontier)报告的影响(提议新法案的议员也真能偷懒,连个闪亮炸街的新名字都不愿意动脑想想)。这份报告对美国在“二战”的科学发展尤其是对高层次人才和高等教育的投入产生了重要影响,可说是美国现代科学的“重要蓝图”,起草人是万尼瓦尔·布什(Vannevar Bush)。这位布什值得再介绍一下,他是“二战”时期美国科学研发办公室的主任,美国在“二战”时期几乎所有的军事研发项目都由这个办公室主导,为我们熟知的有“曼哈顿计划”。布什高度认可科学研发对美国国家安全和经济发展的重要性,在战争结束后极力提倡加大对科学研发的投入,后来向美国政府递交了《科学:无止境的前沿》报告,直接促成了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的成立。《无止境前沿法案》延续了该报告对科学研发的重视,并希望通过科学研发来抗衡中国。法案中说到,未来发展的战略是要应对中美竞争的核心技术领域中所有突出的危险和挑战,并充分利用一切领先机会。

然而,无止境的科学却和美国心灵的封闭自相矛盾,乃至背道而驰。“二战”以来,美国在科学研究领域取得的丰硕成就,与其拥有的大学和大师有着莫大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高等教育的对外开放造就了美国科学的领先成就,而美国心灵的封闭阻碍了这种对外开放。结果是,在美国的部分大学校园内,与中国有着密切合作的研究人员被政府调查,对亚洲人的偏见在冠肺炎疫情期间不断发酵为一种仇恨(Asian Hate)。

中国留学生向东南亚的战略转移或是好事

虽然一时之间美国作为全球热门留学目的地的情况难有颠覆性转变,但是自2014年以来,美国大学国际学生占比趋于平稳,2017-2020连续三年的占比都为5.5%,增长率由1.5%跌至-1.8%。在“美国心灵”趋于封闭的情况下,再加上新冠肺炎疫情推波助澜,在美国大学国际学生中占比最多的中国留学生开始向别的区域和国家进行战略转移,这一趋势值得我们关注。

在众多的备选项中,东南亚逐渐成为一个更加热门的留学目的区域,尤其是除新加坡以外的马来西亚、泰国和菲律宾。去东南亚留学,而且还不是在大学世界排名靠前的新加坡,可说是一个非主流的选择。与此同时,与东南亚邻近的广东、广西、福建、海南和云南等省份近年来不断加强与东南亚国家的合作办学,中国学生去东南亚留学也有了更多的选择。从我国高等教育国际化的发展来看,中美“贸易战”和“科技战”告诉我们,偏重于将国家未来发展的人才派往英语国家并非好事。重视通过学生的国际流动来加强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合作,或是有利于开拓教育对外开放新局面的好事。

 

高等教育阶段中国学生的全球流动。图片来自UNESCO UIS

东南亚高校提供了个性化学位项目和熟悉的留学环境

以博士项目为例,我们可以看到东南亚高校为吸引中国留学生所作的努力。毕竟中国教育市场是东南亚国家绝不想失去的一块大蛋糕!看准了中国教育市场的东南亚高校反应迅速,越来越多的高校开始提供寒暑假博士项目,而且还是中英文双语。除此以外,东南亚国家的高校提供的博士项目学费便宜,加上住宿费和交通费等,虽然还是比国内高不少,但却远远低于欧美国家。可以说,目前提供寒暑假博士项目的东南亚高校,是以一种近乎私人定制的方式为中国高校的在职教师提供博士教育。

例如,泰国国家发展管理学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Development Administration)于2014年开设了以中文教学的管理学博士项目,首批学生共8人。根据该校官网公布的博士项目收费标准,每学年学费7000泰铢,注册费在2000-19000泰铢之间(不同专业的注册费有差异),此外还有6000泰铢左右的技术服务费等杂费。更重要的是,还从中国的云南和重庆等省市请来了高校教师授课。此外还有两种常见的学生指导模式:一是聘请中英文都会的老师,比如曾在英美国家取得博士学位的中国台湾人;二是由会中文和英文的两位导师共同指导。为了解决学生语言不通的问题,这所学校也真是操碎了心。放低入学时的英语语言要求(通常雅思5.0或托福网考35分就行)和加强语言辅导,让报名的中国留学生倍感贴心。

另一个热门的去处是马来西亚。马来亚大学、博特拉大学(UPM)等高校的排名明显高于泰国高校,比较竞争力没得说。马来西亚理工大学(UTM)、马来西亚理科大学(USM)和马来西亚英迪国际大学(INTI)等不同类型、层次的高校都纷纷开设了寒暑假博士项目。而马来西亚的高校还有一个特别之处,那就是它们大多沿袭英国的高等教育制度,导师的指导更多,修读的课程更少。这就意味着,要去实地上课的时间不用太多,与导师沟通的话,靠网络就可以了。菲律宾近年来也加强了面向中国市场的博士教育投入。笔者有一名在国内某职业院校工作的朋友提到,“我们最近和菲律宾某大学签署了联合培养博士的协议,以订单培养的模式为我们提升学历,基本都不用过去的。”

最后还不能忽视东南亚国家在生活上的吸引力。泰国和马来西亚等国家拥有大量的华人华侨,为来自中国的留学生提供了熟悉的食物选择,日常生活中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随处可见,英语不好也能通过中文普通话或粤语、海南话及闽南语等方言高效率沟通。对高校在职教师来说,这样一种留学环境难道不香吗?

调整高层次留学的战略布局实属必要

自改革开放以来,留学生教育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做出了关键贡献,各层次各专业的留学人才成为国家建设的骨干力量,强化了国家自主科技创新能力。然而现有留学生布局较为单一,大量的留学生过度集中在英语国家,不利于我国教育对外开放的多样性与稳定性。这样的弊端不仅阻碍了当前区域与国别研究的发展,更制约了我国与“一带一路”沿线非英语国家的交流合作,应对全球发展中的“人才战”和“科技战”。

留学生的战略转移并非是否定过去的教育对外开放战略。美国高校在诸多科学研究领域仍然处在世界领先水平,这在短时间内不会改变,因而需要继续保持并加强与他们的合作。留学生的战略转移重视构建多元、开放的战略布局,助力国内国际相互促进的“双循环”格局的建设。这样的战略转向是主动配合“一带一路”倡议建设需要的举措,同时有助于把握《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带来的新机遇。

( 作者:杨体荣,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博士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立场无关,文责自负。引用、转载请标明作者信息及文章出处。)

参考资料:

1.opendoors. International Students: Enrollment Trends[EB/OL].https://opendoorsdata.org/data/international-students/enrollment-trends/,2021-05-23.

2.National Institute of Development Administration. Tuition Fee[EB/OL].http://edserv.nida.ac.th/en/images/document/tuition55.pdf,2021-05-23.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