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旦进入人体,难以代谢排出,这些有害物质你可能每天在接触

原创 姜飞熊 医学界内分泌频道

*仅供医学专业人士阅读参考不得不说,这里面的坑小编我几乎全部掉过(猛男落泪)。

今年的美国糖尿病协会(ADA)年会进行这几天来,“医学界”已经为大家介绍了ADA上诸位大佬分享的“怎么吃”“什么时间吃”“什么时间怎么吃”等等诸多帮助控制血糖改善代谢的饮食方法。在这样一年一度的顶级学术盛会上,当然也不可能缺乏“什么不能吃”“有哪些坑”“如何避免掉坑”这样的学术分享。

来自密歇根大学(University of Michigan)的Sung Kyun Park教授在会上就分享了生活中一些非常常见的对代谢有害的物质,有一些甚至是我们平时难以留意的陷阱。

无法排出的永久化学伤害

Sung Kyun Park教授首先给我们介绍了一种在生活中非常常见,可能你手边就有的有害物质——全氟和多氟烷基物质(PFAS)。PFAS是指至少含有一个全氟化碳原子的有机化合物。PFAS是个大类,包含多种化合物,比如全氟辛酸[PF(即至少含有一个-CF2-或-CF3-脂肪链结构单元)OA]、全氟辛基磺酸(PFOS)等。

PFAS是永久性存在的,一旦进入人体,除非采用极端手段,几乎无法被排出。Park教授给我们列出了常见的PFAS在人体内的半衰期——从上图可以看到,主要的PFAS其半衰期全部以年为单位,甚至可以超过10年。换言之,一旦摄入,过了半衰期也不代表万事大吉,它仅仅只是衰减了一半。

Park教授介绍,PFAS由于其持久耐用的属性以及抗污渍、耐热、抗油等属性,非常广泛的出现在我们的生活中,包括下图中的不粘锅、防水面料衣物(及其他织物)、家具抗污渍表层、食物打包盒、日化包装盒以及一些防火材料当中。此外,一些快餐包装也含有大量PFAS,甚至被《独立报》评价为“包装比快餐本身对你的健康还要有害”——这话可不是开玩笑,PFAS对代谢的有害影响完全不亚于图中这种超加工高碳水快餐。上图中提示,蛋糕或者面包的包装纸壳含有PFAS的量达到了56%,用来包汉堡或者三明治的纸(需要抗油属性)PFAS含量38%,类似装薯条的硬纸壳包装PFAS含量20%,只有朴实无华没有任何花样的纸杯才不含PFAS。

也许你会说:“但我又不吃锅、不吃包装纸、不吃外卖盒,怎么会PFAS对我比快餐对我还有害呢?”

因为PFAS很容易被摄入,别说这些用来盛放食品的材料会污染食品,甚至防水防污渍的面料也可能让你发生摄入。

当然,这还不是最麻烦的,最麻烦的,是饮用水——不仅仅是因为塑料容器的问题。

PFAS对代谢的损伤

现在已知的PFAS对人体的有毒害影响包括:

提高妊娠糖尿病风险和先兆子痫风险(PFOA,PFOS)

肝损伤(PFOA,PFOS,PFHxS)

影响脂代谢提高低密度脂蛋白(LDL)水平(PFOA,PFOS,PFNA,PFDeA)

提高甲状腺功能异常风险(PFOA,PFOS)

抑制免疫力(PFOA,PFOS,PFHxS,PFDeA)

降低受孕率(PFOA,PFOS)

导致低出生体重(PFOA,PFOS)

引发溃疡性结肠炎(PFOA)

升高睾丸癌和肾癌风险。

[注:全氟辛酸(PFOA)、全氟辛烷磺酰基化合物(PFOS)、全氟己基磺酸(PFHxS)、全氟壬酸(PFNA)、全氟癸酸(PFDeA)]

那么,在代谢上,PFAS的危害和作用是怎样的呢?Park教授介绍,PFAS对代谢的影响是直接的,在代谢的信号传导路径中直接对信号通路的配体和受体进行干涉作用。导致的结果就是,PFAS能够提高脂肪细胞的增生和分化,PFOS和PFOA还对脂肪产量存在剂量依赖效果。2018年发布于JAMA Network Open的一项研究竟观察到PFAS与体重增加存在相关性。

本次大会上,Park教授公布了他最新的临床研究结果(暂未正式发表),该研究纳入了全美多地1400名中年女性,其中包括13%的华裔和15%的日裔,采取多中心研究的方案,衡量125种污染物对代谢和生育的影响,结果显示,PFAS对纳入研究的所有中年女性都出现了显著提高糖尿病风险的影响。

同时,Park教授补充,短链PFAS也并不安全,一样可以造成人类脂肪细胞代谢混乱,增强脂肪细胞分化。

总而言之,PFAS影响很多,让人胖、让人糖尿病、让人甲状腺功能异常、损伤肝功能、提高LDL水平……等等等等。由于它几乎不能被排出体外,且有超长的半衰期,因此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回避它、减少与它的接触,可以做到的是减少使用防水织物、减少使用防污渍织物、减少使用塑料制品、远离花花绿绿的纸包装、不使用不粘锅技术的厨具。

还有呢?还有一个最重要的——水。

解决水体污染非常重要

PFAS污染水源,尤其是污染饮用水,已经成为全球问题,甚至在某些地区成为严重问题。Park教授介绍,在美国,有两亿人在喝被PFAS污染的饮用水!而这个问题不独美国有,所有的工业国都面临着这个问题,只是程度不同罢了。

2021年1月12日,清华大学研究团队在Environmental Sciences Europe上发表调查论文,公布中国饮用水PFAS污染度,以及各地区污染情况和排名——情况相当不容乐观。

在对能影响到4.25亿居民的66个城市526个饮用水样本进行分析后,他们发现,超过20%的样本PFAS浓度超过最大污染物标准上限,长江流域的一些城市PFAS已经超过欧美机构发布的健康标准。上图为他们绘制的抽样调查地图,右边各色图标代表各种PFAS,地图中柱状越高,代表PFAS浓度越高,可以看到四川省立了两根相当高的柱子,而华东地区柱状林立,环渤海一代也是重灾区。

根据调研,饮用水中PFAS浓度最高的城市为自贡(502.9 ng/L)、连云港(332.6 ng/L)、常熟(122.4 ng/L)、成都(119.4 ng/L)、无锡(93.6 ng/L)和杭州(74.1 ng/L)。

其中,自贡和九江的PFOA极高,自贡的数据达到了3165ng/L,九江为268ng/L。研究认为,很可能是附近的工业源头,特别是氟化工厂、皮革、纺织和造纸等行业导致。

实际上,研究者认为,排名前列的几个城市饮用水中高浓度的PFAS几乎都与工业排放脱不开干系。在研究的结论部分,清华大学团队使用了“迫切需要”一词,来请求公共政策对这一危害的调查和控制,包括减少工业生产排放PFAS、监测污染、尽快重新评估PFAS对中国人群的危害和出台相应指南。

这就是为什么前面说水的问题不仅是塑料容器带来的PFAS风险,而是饮用水被排放的PFAS严重污染,作为个体,我们可能只能选择去PFAS少的地方,作为群体,我们可以一起呼吁改变。

中国目前极高的超重率和爆炸的糖尿病发生率不管是对医疗系统还是个体来说已经极为棘手,PFAS能够明显的增加包括糖尿病在内的代谢病风险,这将会对群体和个体造成更沉重的疾病负担,不可不重视。

环球连线,对话作者

小编

不含PFAS的锅怎么买?

Sung Kyun Park教授

没有不粘锅涂料层的锅,比如铁锅。

小编

有任何可能的办法把PFAS从人体排出吗?

Sung Kyun Park教授

目前还没有发现好办法,PFAS会永久留在体内。不过最近的研究发现,一些献血者体内的PFAS在献血后浓度会降低。

小编

那我们应该怎么对付PFAS?

Sung Kyun Park教授

两个层面。个人层面,我们必须知道生活中PFAS的主要来源,然后去避免接触它们,减少使用含有PFAS的产品。社会层面,水体中的PFAS必须得到治理,并且必须制定出相应的排放标准和饮用水健康标准,并严格执行。

小编

有什么好的过滤器可能过滤掉饮用水里的PFAS吗?

Sung Kyun Park教授

很不幸,没有。

本文来源丨医学界内分泌频道

本文作者丨姜飞熊

责任编辑丨曹前

版权声明

本文原创,转载需联系授权

-End-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