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教授到中学教书:流动起来就是好

最近深圳中学新聘教师中有来自大学的副教授,竟然引起热议。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就业岗位更能体现人生的价值,那么选择这样的岗位有什么错呢?

难道大学教师就一定比中学教师高一等?真是不可思议。在过去,大学教授在中学授课,好像也很平常,同时或先后在大学和中小学任教的大有人在。著名历史学家钱穆从小学一直教到大学。著名美学家朱光潜教过中学,也教过小学。

朱光潜在1943年的一篇文章中有这样的描述:“我觉得当小学教师比当中学教师有趣,当中学教师也比当大学教师有趣。原因很简单,从小学生到大学生,天真纯朴的气象逐渐减少,情感也逐渐凉薄。”也是在这篇文章中,他指出:“中小学教育是基层教育,要有健全的中小学,才能有健全的高等教育。中小学教师对于树人大业所负的责任,比大学教授所负的还大得多。”他还说:“我这些年来都从事高等教育,深深感觉到我们的高等教育建筑在一个极不牢固的基础上。大学生在初入学时,大半都已经在中小学时代被教坏了,要把他们改造成另一样的人,实在不是一件易事。”虽然他所指的是上个世纪40年代的事,但是现实仍不乏这样的事例。中小学教育是基础教育,怎么强调也不过分。

现在有大学教师转中学教师,本是可喜可贺之事,但不少人的心思还是用在了别处。关于南方科技大学教师转中学教师,有人解释为中学钱不比大学少,问题是大学会少很多吗?钱恐怕不容易解释这种行为。河北大学的副教授到深圳中学,这涉及就业地域变化,因素更多。信息不对称,不好多说,但仍可作适当假设。第一,深圳是目标是远方,想去深圳的大学进不了,退而求其次。这是大学仍是首选目标的解释版。第二,就是要教中学,不想忍受大学科研的考核。第三,也许还有其他非同寻常的原因。

关于择业,比较普遍的分析还是建立在大学教师优于中学教师,中学教师优于小学教师,小学教师优于幼儿园教师的逻辑之上。现实套路也确实如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大学师范生录取成绩相对较低。最后的结果是中学同学们最后把自己的孩子送给本班成绩较低但如今在重点中学任教的同学去教。有点魔幻,但这就是事实,只是社会评价标准尚未彻底转变。

理想的社会应该是什么?既然说中小学重要,那么为什么不把最好的师资配置到中小学?大学教授去中学任教,结果可能不仅仅是胜任岗位,而且还可能成为优秀教师,成为卓越的教师,这样的大好事理应激励。看来,我们这个社会还是缺了点什么。

在许多时候,我们这个社会并不缺一篇平庸的大学教授的论文,而缺高水平的中小学教师。应该说,大学与中学教师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大学教师可能更强调前沿,更强调创新,有更多的论文考核,这样,大学教师转任中学教师,在帮助中学生成长上可能发挥更大作用,中学的创新现实中强调得还不够,批判性思维已经越来越得到强调,大学教师转任之后,有望给中学引入更多的创新,有什么不好的呢?

一个正常的社会,不同的人只有分工的差别。分工差别不能停留在口头上,需要有相应的资源支持。一个社会中,人尽其才是最重要的。大学教师转任中学教师,我们不要觉得可惜,对社会来说,这可能更是福。未来,但愿有更多的大学教师成为中学教师,甚至小学教师。当然,我们也乐见的大学教师走入中学课堂。

大学教师走入中学,肯定会对中学产生影响。奇妙的是,中学培养的毕业生是大学的招生对象。为什么中学不能按大学的要求培养呢?在一个风险和不确定性越来越多的社会,创新,批判性思维,对于中学来说,都是特别需要的。

理想的状态还应该包括,中小学教师也有可能成为大学的教师或更多地走入大学课堂。虽然不一定是常态,但是只要人才能够流动起来,效果就一定会更好。

择业选择,其中有个人因素,也有社会因素。个别人的行为实际上给社会带来的不会有太多的变化,并没有改变大学就业优于中学任教的评价。选择诗与远方的那位中学女教师,也只是个人的选择,并没有对社会有太多的改变。但当这样的选择蔚然成风,这样的选择大家不觉得有任何不妥时,这样的社会才是一个更加充满活力的社会。

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高质量发展要求人力资源的最优配置。我们已经很难一个萝卜一个坑地安排职业,职业的自由选择让人力资源的收益最大化,让社会更加从中受益。反过来说,最可怕的是没有选择,当了大学教师就得一条路走到底,不允许变换轨道,最后这必然导致人力资源的巨大浪费。

再延伸开去,如今的中国,本科生毕业不就业而是选择读研,已是风气。实际上,这是在浪费人力资源。多数情况下,本科生已经可以胜任多数职位。如有必要,在职再读一个专业学位就足够了。博士生本来就是以教学科研为职业选择主要目标的,社会更没有必要让那么多人去读博士。博士不是科举时代的状元,不是有机会读就一定要读的。职业生涯规划因人而异,社会选择趋同的结果,只会导致更多的人力资源浪费。高质量发展,优化人口资源,更需要人力资源的有效配置。只要每个人的长处可以得到最充分的发挥,这样的社会就一定是欣欣向荣的社会,那时大学和中小学教师之间的流动也就正常化了,想成为新闻也是不可能的。

(作者杨志勇为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院长、研究员、《财贸经济》《财经智库》副主编,著有《新中国财政政策70年》《大国轻税》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