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国文凭”还流行吗?

分析人士指出,随着中国大学世界排名的攀升,国内高校毕业生的竞争力与日俱增。相较之下,留学生在中国就业市场正逐渐失去竞争优势。但也不能因此否定留学交流的作用,有调研显示,海归在创造力、沟通能力、协作能力等软实力方面的表现更加突出。

从现在到明年年初,是2022年海外学府秋季入学申请季。

因疫情关系,中国留学群体在2020年上半年受到短期影响,而目前,留学意愿逐渐回归正常。不过与疫情之前相比,有留学意愿的群体在留学安排上作出了一些调整,留学目的国也出现了一定的转变。

值得注意的是,以往“有留学经历的学生具有更多就业便利和优势”的普遍看法已经被现实扭转,海外名校文凭在国内不再是稀罕物,“洋文凭”正在失去竞争优势。

(图源 新华社)

留学意愿回归

“还是想让孩子出国。”一位正在申请学校的学生家长Zoe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她的孩子目前在上海的国际学校读12年级。由于国际学校和体制内学校的教育体系、课程内容不同,所以申请国外的学校似乎是更明智的选择。

不过,疫情也的确给出国留学带来了很多困难和焦虑。

10月刚去英国的留学生张小文(化名)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出国留学的顾虑肯定是有的。“特别是现在疫情加剧,多国出现奥密克戎变异毒株。但学校目前没有开放下学期的网课,所以不得不去线下上课”。

不过,张小文也表示,出国看看、学习不同的文化也是件好事。

近年来,中国学生出国留学一直呈增长态势。尤其是2019年,有70万中国学生出国留学,是10年的前3倍多。不过,受到疫情的影响,目前有留学意愿的群体正在根据疫情作出一些调整。

“一些学生推迟出国计划,留在国际学校。部分原在国际学校的学生因为老师无法回中国执教,导致师资短缺而被迫转到普通中学。也有学生决定就读海外学校提供的网络课程,等到疫情好转,再去到目的国继续留学。”睿质源教育创始人兼学术总监武质告诉《国际金融报》记者。

“不过总体而言,虽然在2020年上半年,留学群体短期受到影响。而目前,留学意愿逐渐回归正常。”武质表示。

另据2020年本科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很多高校毕业生留学比例近30%。其中,北京大学27.6%、上海外国语大学29.6%、北京外国语大学26.4%。

对国外学府来说,国际留学生的巨额学费是其重要的财政收入。据《经济学人》杂志报道,西方大学一直担心中国年轻人因各种原因放弃出国留学的计划,这意味着他们将失去一大笔巨额收入。

加拿大政府数据显示,留学产业每年可为本国经济带来210亿加元以上的收入。高教专家也有提供数字,加拿大大专院校每年学费收入有45%来自国际学生。

据英国高等教育政策研究所(HEPI)报告,2018/19学年,国际留学生占英国学生总人数(485645人)的20.7%,其中,34.3万学生来自欧盟以外的国家,中国学生占非欧盟学生总体人数的35%。而国际留学生的学费收入占大学学费总收入的37%,约71亿英镑。其中,英国高校从中国全日制学生群体收获的净教育出口收入约为37亿英镑。

为此,自新冠肺炎疫情开始,英国政府已经实施了多项较为宽松的措施,并为学生签证(或第四层级签证)持有者延长了签证有效期,允许他们在2022年4月6日之前在英国境外进行在线学习。

留学目的国转变

虽然中国学生留学意愿出现回弹,但与以往相比,留学目的国出现了较为明显的变化。

据武质透露,“由于政治局势及签证原因,美国和澳大利亚等主要留学目的国生源均有所下降。”

新冠病毒暴发前,约37万中国留学生在美国大学学习,约占外国留学生总人数的1/3。但到2020年,包括在线远程学习在内的中国留学生人数下降了约15%。

疫情期间,澳大利亚实施了较为严厉的边境措施。即使是现在,大约一半的学生在仍在本国在线学习,其中约65%的学生来自中国。受此影响,澳大利亚高等学府入学率较前一年下降了7%。

相比之下,疫情之后,英国高等学府的入学率表现最好。自疫情开始以来,英国的边境基本上仍对外国学生开放,只要他们愿意忍受隔离。2020年,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录取人数增加了30%。今年,申请大学生课程的中国学生数量再次上升了17%。

英国文化教育协会(British Council)提供给《国际金融报》的数据显示,赴英申请和就读的人数显著增长:截至2021年6月,共有28490名学生通过UCAS申请英国本科课程,同比增长17%,占全球总申请量的22%。2019/20学年共有208280名中国学生在英国就读,其中,本科和预科就读人数为58850人,同比增长10%;研究生及以上就读人数89680人,同比增长14%。

UCAS负责人预计,在未来四年里,中国报考英国高校的人数会陡增40%。

“英国对学生签证的宽松政策让其招生数字大幅增加。我们今年就接到不少学生以前计划赴美留学,现在则转向英国留学,或者美英两国均做申请。”武质表示。

亚洲房产科技集团居外IQI一名高管也对记者表示,“疫情以来,亚洲地区学生在本地区的流动趋势越来越明显,与亚洲学生传统上向欧美和大洋洲的流动形成了对照。美国的疫情形势、政治形势和美国社会突然增长的针对亚裔人士的暴力事件,对亚洲学生和家长(的留学意愿)产生了较大影响。”

该高管透露,亚洲范围内,越南学生最心仪的海外留学目的地是韩国,中国是泰国学生排名第四的海外留学目的国。中国和日本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了亚洲地区学生留学目的国前五名的榜单中。而近期迹象表明,疫情之后,这一趋势可能进一步明显。

“洋文凭”含金量还有多少

随着海归由精英化向大众化转变,一些观点开始质疑出国留学的“含金量”,以及留学对于就业的提升作用。

香港《南华早报》11月27日援引数据称,随着中国大学世界排名的攀升,国内高校毕业生的竞争力与日俱增。相较之下,西方高校的文凭没那么香了,留学生在中国就业市场正逐渐失去竞争优势。

武质表示,留学生不能再寄希望像20年前一样,靠一纸“洋文凭”享受就业的便利和优势。

以前,“洋文凭”的含金量来自于文凭本身,即对国外先进知识的获取。而现在,尤其是疫情期间海外学校开启了线上课程。为了吸引学生,很多线上免费课程,如英国Coursera都是精品制作,大师授课,通过网络获取知识的途径非常便捷。这导致知识获取不再需要飘洋过海,在家即可获取“洋文凭”,令其含金量大不如前。

不过,武质也称,不能因此否定留学交流的作用。“英国文化协会曾对中国本土企业进行过调研,让人力资源部门对他们的海归新员工和本土新员工在软实力上进行一个比较。结果显示,海归员工的创造力、人际交往能力、沟通能力往往更加突出,这三点,也决定了其职场之路能走多远。此外,在时间管理、团队协作能力上,海归的表现也更加优秀”。

武质建议,如果选择出国留学,就要做好可能在海外长期停留的准备。海外高校及中小学已经经历了近20个月的隔离或半隔离状态,无论是防范措施,还是线上线下教学转换都比疫情开始时有序得多。正常生活学习并不难,但节假日无法与亲人团聚是家长和学生需要考虑的因素。另外,持续上网课容易导致部分学生养成网瘾,回到学校无法正常作息,这也是需要注意的方面。

记者:袁源  特约作者:周烨

编辑:程慧

责任编辑:毕丹丹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