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虚拟网络红色top15(2021年年度版)

排名,粉丝,投融资和商业变现。

作者:Chen

Lil Miquela 在 Instangram只有200多万粉丝的时候,年收入就已超7000万元了。

这个火遍全球的虚拟模特及音乐人,不存在于现实生活,却有自己的真人朋友、男朋友,社交、拍摄、广告代言等也一个没落下。

迈入2022年,Lil Miquela已在社交网络活跃近六年,她在ins的粉丝数也增长至312.7万。这近六年时间里,也有越来越多像Lil Miquela一样的虚拟网红,在ins走红。他们在社交平台分享自己生活照片、视频,和朋友互动,也拍广告、接代言、出唱片,甚至推广自己的周边商品。

和活跃YouTube的Vtuber不同,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和真人明星走得更近,商业价值也更为直接和清晰。

最近,全球两家第三方机构合作,从粉丝量、粉丝增量、商业价值等多个维度,对活跃在ins上的虚拟网红做了一个综合排名。

有意思的是,排在这个榜单第一位的,不是年入超7000万元的Lil Miquela。 比Lil Miquela粉丝多200万的Lu do Magalu,运营15年了

在人们的印象里,Lu do Magalu有着复杂的人设,“科技博主、家庭主妇、网红和女推销员的奇特结合体”。这多半要归因于她的运营方Magazine Luiza(下称Magalu),这是巴西最大的零售公司之一。作为公司的“吉祥物”,Lu do Magalu身兼多职:3D虚拟网红、Magalu数字专家、内容创作者。

而这也意味着她在广告拍摄、商品推荐、促销信息推广之外,还要运营内容平台,发布开箱视频、产品评论、软件介绍、录制游戏视频等。

从2007年注册YouTube账号算起,Lu do Magalu已经在社交媒体上活跃15年,截至1月11日,ins粉丝量582万,YouTube订阅量262万。最近的一个月里,她仍然保持着较高的更新频次,在YouTube上更新了9个视频,播放量从4千到4万不等。ins则每天更新3条左右的图文内容。

不过,高频的视频内容更新中,Lu do Magalu出镜并不多,更多是采用图像加配音形式。此外,根据Virtual Humans的资料显示,她的影响力主要还是集中在巴西本国。做Lil Miquela的公司Brud,被收购了

就在Lil Miquela年收入超7600万元的第二年,其背后的制作、运营公司Brud的估值就达到了1亿美元。

Brud是一家美国公司,2016年4月该公司在ins正式发布了Lil Miquela的第一张照片。Lil Miquela,19岁,居住在洛杉矶,职业是音乐人、模特。2020年,我们曾详细介绍过她的走红经过。在这篇分享里,我们来看看Lil Miquela的运营。Brud对Miquela的运营,注重真实感。2016年以来,她在社交媒体上大量展示自己的日常生活、朋友聚会、乃至和真人男友的约会。截至目前,Miquela在ins和TikTok上的粉丝量都超过了300万。TikTok上的短视频内容大都有Miquela动态出境,部分视频的播放量超千万。

商业活动方面,Miquela除了品牌代言和拍摄广告,还在去年推出了自己的NFT系列。在创始人McFedries看来,要想创造与时俱进的娱乐体验,就需要寻找连接Miquela与粉丝,以及组建粉丝社区的创新模式,而推出NFT正是在这样的主题下做出的探索。

去年10月,链游《NBA Top Shot》的开发商Dapper Labs,宣布对Brud的收购事宜。尽管Dapper并没透露交易金额,但在2019年市场对Brud的估值就达到了1.25亿美元。

完成收购后,Brud的团队将移至新成立的Dapper Collectives,推进公司“将DAO(去中心化自治组织)带入主流”的使命。而这也将开启Miquela运营的下一个阶段,那就是粉丝一同来书写她的人生经历,革新传统虚拟网红的人设塑造模式。K/DA停更1年 仍然跻身前10

K/DA和Seraphine的存在,体现着视频内容和强势IP,能够为虚拟网红的运营节省下不小的力气。即使她们的ins已经停更一年,仍然有粉丝在评论区呼唤她们回归。K/DA是《英雄联盟》的开发商RiotGames(拳头)2018年11月推出的虚拟 K-pop 女团。成员分别为阿狸(队长兼主唱),伊芙琳(主唱),卡莎(领舞),阿卡丽(rapper)。

2018年K/DA在韩国仁川举行的LOL全球总决赛开幕式上,完成《POP/STAR》出道表演,歌曲MV在YouTube上单月点击量突破1亿,一度登上Billboard世界数字歌曲销量榜首。

Seraphine,人物设定是一名制作人和词曲作者,有一只叫Bao的喵咪。2020年9月她正式公布自己与K/DA的合作,将参与她们新专辑的制作。尽管由官方制作和运营的物料并不算多,但是受到MV和音乐影响下,出现了许多粉丝二创。在Tumblr、Twitter、Instagram等平台上,一些已经出坑英雄联盟的玩家或者没有玩过游戏的路人,都加入到了绘画和cos的行列中。仅话题#kda,在ins上有48.4万条帖子。获2000万美元融资的虚拟网红制作公司Superplastic

Guggimon、Janky、Dayzee and Staxx 同属于一家公司,Superplastic。

这是一家美国设计师潮玩和动画娱乐公司,由Paul Budnitz创立,总部位于佛蒙特州的柏林顿。上月末,他们刚宣布与Gucci达成合作。人物设定上,Guggimon 是时尚恐怖艺术家、斧头收藏家和 DJ,Janky 自称是街头服饰偶像,Dayzee and Staxx是僵尸猎人。通过动画短视频形式,他们已经在多个社交媒体上吸引了800万粉丝,推出的限定版玩具也迅速告罄。

除了推出潮流服饰、玩具等周边产品外,公司也进行了许多尝试,例如虚拟形象授权游戏皮肤,与佳士得合作为Janky & Guggimon 拍卖 NFT等。

2021年10月,该公司宣布获得一笔2000万美元融资,投资者包括Google Ventures、Index Ventures、Founders Fund等。利用这笔投资,Superplastic计划于2022年推出一部动画长片。ins 2021增粉最快的虚拟网红—Nobody Sausage

Nobody Sausage 是2021年度ins粉丝增长最快的虚拟网红,一年内新增粉丝 240 万。获得如此惊人的成长速度,要归功于他此前在TikTok上聚集的庞大粉丝群。

2020年3月,Nobody Sausage在TikTok发布第一支视频,在11秒的时间里,他站在单调的黄色背景前,摆动着纤细的手臂和腿脚,完成了一套魔性的舞蹈(准确说更像广播体操)。

此后,他的背景逐渐升级,动作日渐丰富,多了新伙伴,也披上了各色闪耀的衣服和头发,随之带来的是播放量的一路攀升。目前,他的TikTok粉丝数超过1230万,获赞1.3亿。

从视频内容上看,他的活动场景既有卡通背景,也有现实世界,在单纯的舞动之余,也会加入剧情设计,例如模仿鱿鱼游戏中木人头的场景。在商业成绩上,他也收获了三星、Grupo Natalia Beauty等品牌合作,去年6月还与防弹少年团共舞。美泰的芭比和迪士尼的米妮也入围了

来自美泰的芭比,迪士尼的米妮,也进入榜单的TOP15。

在米妮的ins中,分享了许多和其他迪士尼人物的日常,像是和黛丝一起堆雪人,和米奇的感恩节聚餐,以及和朋友们联动,外出爬山、划船、出海等。

而芭比除了在ins上营业,也是YouTube中活跃的“VTuber”,通过视频和直播为观众营造出属于她的生活和世界,收获1080万的订阅量。背靠强势IP,意味着虚拟网红可以拥有IP带来的粉丝基础,还能被放入剧情中进行讨论,在官方运营之外,粉丝也能够利用图片和视频素材进行二创。联系到去年玲娜贝儿,能够在短短几个月内走红中国互联网,这背后就有着粉丝与玩偶互动、拍摄视频、制作动图表情包等二创的推动力。他们的运营和商业化也值得关注

来自GoodAdvice家族的Cupcake,以238.9万ins粉丝位列第四。它是数字媒体公司Buzzfeed制作的动画短片中的角色。家族除了Cupcake,还有Bun和Cookie,有时他们会在视频中联动。

通过视频和图文,GoodAdvice家族如同名字一样,会给粉丝提供应对生活的好建议温馨的金句,也会加入搞笑的情节增添内容的有趣性。

在社交媒体吸引众多粉丝后,Buzzfeed也利用它的形象开发了杯子、T恤、挂历、日历等周边产品。连续两年稳定在TOP15的,还有Any Malu和Anna Cattish。Any Malu于2015年入驻YouTube,到今天她的频道订阅量已经超过330万。其运营方Combo Studio,是一家位于里约热内卢的动画制作公司。创始人Marcelo Pereira表示,诞生之初,Any Malu更像是一种营销策略,向世界展示 Combo 在动画上的专业能力。

但随着Malu网络影响力的扩大,2019年她受到卡通网络(Cartoon Network)的青睐,拿到了自己的脱口秀节目。去年Any Malu与多家公司合作,推出了自己的授权商品,涉及背包、T恤、马克杯、鞋袜等品类。Anna Cattish是一位来自俄罗斯的角色设计师,日常通过 Instagram 分享她的创作日常,围绕她设计的虚拟形象NANA,不仅有周边产品,还出了专辑和MV。

综合TOP15的数据来看,卡通型的虚拟网红,在去年都收获着不小的热度,排名较为稳定,还有不少空降榜单的新角色。而属于超写实虚拟人的Knox Frost、Thalasya、imma、Bermuda等,名次都出现了一定的下滑。

导致他们排名下滑的直接原因是ins停更。Knox Frost 最新一条ins发布于2021年6月,Thalasya的账号自2020年6年就没有再更新过。(左一:Miquela 右一:Bermuda)

Bermuda与前文提到的Lil Miquela同属于Brud。她的ins账户不仅在2020年9月停更,就连简介中的关联链接也换成了Miquela的Twitter界面。该公司旗下另一位虚拟网红Blawko的ins也在同期停止更新。尽管后来他们也有在Lil Miquela的ins照片中出境,但显然Brud暂时放弃了对他们的独立运营。

2021年,Aww Inc旗下的日本虚拟网红imma,平均以每2天发1条ins的速度保持着高频的更新,还在Tik Tok上发布了22条短视频。尽管如此,她的成长速度还是不敌卡通型的虚拟网红,排名从去年的12名下滑到至17名。

超写实虚拟人,虽然会受到品牌青睐,拥有更多参与代言、出席活动的机会,但在现阶段的技术能力和制作成本的限制下,他们更多是通过图像形式与大众见面,视频物料十分有限。相比之下,卡通型虚拟网红的视频制作门槛较低,后续也可以借鉴动画行业的IP开发经验,实现商业价值的增长。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