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一数相声的流码:你看过没有德云春晚的相声吗?

 

“同志们呐,我们是宇宙卷烟厂的。专门生产这个宇宙牌儿的香烟。”

“姜昆掉进老虎洞里啦!”

“颈就是颈,椎就是椎,颈颈椎椎,椎椎颈颈。”

“领导,冒号。”

“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

又到一年春晚时,这些经典的春晚相声台词,不知是否能勾起你对那一个个难忘的除夕记忆?语言类节目素来是备受观众期待的春晚节目,而相声,更是凭借其幽默的语言和灵活多变的主题,在舞台上展现红尘百态,为观众们送来新年的欢乐。

2022年央视春晚中今年唯二的相声节目是由姜昆、戴志诚老艺术家带来的《欢乐方言》和卢鑫、玉浩新相声演员的《像不像》,并未见以往春晚相声常客德云社演员们的影子。

 2022春晚节目单 图源:微博

2022春晚节目单
图源:微博

不知何时,提及“春晚相声”,人们想起最多的已经变成了岳云鹏和孙越二位明星相声演员。甚至不只是“春晚相声”,提到相声,许多人想到的也已经不再是侯宝林、马三立等老前辈,而是更加活跃在大众视角中,以岳云鹏等人为代表的德云社相声明星们。“相声明星”们常年霸占微博和抖音热榜,也难怪能在观众心中留下深刻印象。2021年至今,德云社旗下的许多演员早已成为了微博热搜榜单的常客:郭麒麟有47次热搜,秦霄贤有36次热搜,孟鹤堂有20次热搜,张云雷有11次热搜,而岳云鹏竟达到了78次热搜,是当之无愧的“相声明星”。相比较而言,其他相声演员的“流量”则要惨淡许多。

   《德云社部分相声演员2021微博热搜出现次数》:德云社演员成热搜常客 数据来源:微博历史热搜 获取时间:2021年1月1日—2021年12月31日 注:在微博热搜搜索引擎中对德云社旗下相声演员词条历史热搜进行爬取。

  《德云社部分相声演员2021微博热搜出现次数》:德云社演员成热搜常客
数据来源:微博历史热搜
获取时间:2021年1月1日—2021年12月31日
注:在微博热搜搜索引擎中对德云社旗下相声演员词条历史热搜进行爬取。

   

那么,“岳云鹏”们是又如何搭上流量快车,并一步一步成为“相声明星”的?

 

01

借力流量平台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而流量也总是垂青有准备的相声演员。2021上半年间,在被百度关键词搜索最多的相声演员中,虽然也有郭德纲、于谦、马三立这样的老面孔,但更多的,则是张云雷、秦霄贤这样的新选手引发公众讨论。

     《2021上半年相声演员热度排行》:新生代相声明星全网声量遥遥领先 数据来源:百度指数 获取时间:2021年1月1日—2021年6月30日 注:本图内所涉及的相声演员列表来源于维基百科“相声演员师承关系”和微博搜索“相声演员”可搜索出的认证用户。数据来源于百度指数中的每日搜索次数。

    《2021上半年相声演员热度排行》:新生代相声明星全网声量遥遥领先
数据来源:百度指数
获取时间:2021年1月1日—2021年6月30日
注:本图内所涉及的相声演员列表来源于维基百科“相声演员师承关系”和微博搜索“相声演员”可搜索出的认证用户。数据来源于百度指数中的每日搜索次数。

或许,这是因为他们展现在公众面前的,不只是相声。

在微博等流量平台,相较于纯粹的相声表演片段,有关演员个人的信息占比更为可观。

                      《德云社热搜词云图》:关于演员本身内容最多 数据来源:德云社2020年-2021年微博热搜 获取时间:2021年12月21日 注:本图选取了微博搜索“德云社”后前100条内容中所带的话题,并将话题进行词频统计。

                     《德云社热搜词云图》:关于演员本身内容最多
数据来源:德云社2020年-2021年微博热搜
获取时间:2021年12月21日
注:本图选取了微博搜索“德云社”后前100条内容中所带的话题,并将话题进行词频统计。

而“微博热门话题”或许能够更直观地体现这一点。从综艺演出到生活琐事,关于演员自身的内容无穷无尽,成为了相声界开启流量之门的一把钥匙。与相声演员相关的话题,不再只有相声本身——它可以是#邓伦亲岳云鹏#,也可以是#郭德纲找郭麒麟拉赞助#,甚至可以是#岳云鹏的头在哪#。

毋庸置疑,#岳云鹏的头#显然长在岳云鹏自己的脖子上。

但相声演员们要想在事业中崭露“头角“,除了自己的脖子外,还需要积极借力于各大流量平台——伴随着这些相声新生代们一步步熟悉网上冲浪的技巧,流量也有了最初的来由。

02

打造相声明星

不过,仅仅依靠各大流量媒体平台也还是不够的。

要说现在哪家相声社团产出了最多的“当红辣子鸡”,德云社称第一,没人敢称第二。而除了“微博发日常,抖音讲段子,B站屯演出”,德云社这般相声社团更大的动作,是把旗下的演员们送去各个娱乐节目和影视片场。以德云社旗下的新生代五人为例,相比短短三尺相声台,他们已然更多活跃在娱乐片场间。

      《五位相声演员近三年的作品》:演员们非相声类占大头,相声类较少 数据来源:豆瓣 获取时间:2021年12月7日 注:本图选取五位相声演员并归类从2019年至2021年的作品。

     《五位相声演员近三年的作品》:演员们非相声类占大头,相声类较少
数据来源:豆瓣
获取时间:2021年12月7日
注:本图选取五位相声演员并归类从2019年至2021年的作品。

而媒体与影视节目的曝光,也让他们切切实实尝到了甜头:凭借着流量红利,这五人都获得了众多代言。而其代言品牌的受众,往往切中其粉丝群体——“德云女孩”。在粉丝声量的加持下,他们的流量数据进一步水涨船高。

                                《相声演员商业代言及粉丝画像》: 不同的人设为演员们吸引了不同粉丝,粉丝们回馈演员相应丰厚的商业回报 数据来源:微博、艾漫数据 获取时间:2021年12月7日 注:本图根据商业代言对应的群体绘制,这里粉丝画像代表五位演员平均粉丝性别与年龄段。

                               《相声演员商业代言及粉丝画像》:
不同的人设为演员们吸引了不同粉丝,粉丝们回馈演员相应丰厚的商业回报

数据来源:微博、艾漫数据
获取时间:2021年12月7日
注:本图根据商业代言对应的群体绘制,这里粉丝画像代表五位演员平均粉丝性别与年龄段。

于是,这些新生代的相声演员们在平台与社团的加持下,以流量为马,一路狂奔。最终,他们以“相声明星”的形态,成功嵌入了当下的娱乐工业生产链条。

03

新谜题与新密码:

在“学艺”与“造星”的岔路口

然而,与巨额流量红利一同到来的,是大众目光灯中“相声明星们”基本功练习的错位。

相声大师侯宝林在回忆录中总过旧社会相声艺人必需的十二项基本功。在当时,对相声学徒的要求极为苛刻——若想真正靠相声吃饭,还需要在拜师之后“三年学艺,两年效力”:在师父家学艺三年,并在学成以后的两年里,把赚的所有钱都交给师父。

    《相声十二项基本功》:传统演员要会更多技艺摸爬滚打于大街小巷来谋生 数据来源:整理自侯宝林自传《一户侯说》 获取时间:2021年12月7日 注:本图概括了侯宝林自传中提及的相声演员需要学习的12项基本功。

   《相声十二项基本功》:传统演员要会更多技艺摸爬滚打于大街小巷来谋生
数据来源:整理自侯宝林自传《一户侯说》
获取时间:2021年12月7日
注:本图概括了侯宝林自传中提及的相声演员需要学习的12项基本功。

而在当下,相声新生代们要学的基本功,似乎更多转而变成了“流量明星的基本素养”。今年,德云社的“龙字科”招生利用了抖音来进行面试:加入德云社之前,比起练功学艺,先要学会怎么在抖音直播。德云社联合抖音进行“龙字科”招生,声势浩大 图源:抖音

德云社联合抖音进行“龙字科”招生,声势浩大
图源:抖音

是“学艺”还是“造星”,似乎成为了一道单选题:对于新一代的相声演员而言,如果想要一门心思锤炼基本功,就可能苦于没有充足的媒体曝光;而如果想要搭上流量时代的便车,就可能一头栽进网络浪潮的汹涌起伏,缺乏扎扎实实学习的时间。

21世纪20年代的相声演员们站在这两条分岔的十字路口,表情无法被彻底看透。

04

流量之后,何去何从?

如果从流量热度上看,新一代的相声明星俨然已经成为新一代“相声代言人”。

                 《2011年及2021年热度排名前二十的相声演员对比》:   随着相声新生代不断涌出,大众对传统相声演员的关注逐渐减少 数据来源:维基百科,微博,百度指数 获取时间:2011年1月1日—2011年6月30日;2021年1月1日—2021年6月30日 注:本图内所涉及的相声演员列表来源于维基百科“相声演员师承关系”和微博搜索“相声演员”可搜索出的认证用户。数据来源于百度指数中的每日搜索次数。

                《2011年及2021年热度排名前二十的相声演员对比》:
  随着相声新生代不断涌出,大众对传统相声演员的关注逐渐减少
数据来源:维基百科,微博,百度指数
获取时间:2011年1月1日—2011年6月30日;2021年1月1日—2021年6月30日
注:本图内所涉及的相声演员列表来源于维基百科“相声演员师承关系”和微博搜索“相声演员”可搜索出的认证用户。数据来源于百度指数中的每日搜索次数。

   

较为遗憾的是,流量为演员们带来的,更多是身为明星的商业价值的思考,大众注意力的聚光灯似乎未较多投射在相声内容本身。“相声代言人”们并没有为相声代言,而是“为自己代言”。新旧相声演员的迭代,带来的是相声内容本身的热度断档。

就像那些在微博话题下说着“没有岳云鹏,春晚相声快乐都少了”的观众,他们喜欢的或许也只是岳云鹏和德云社本身——是否完全接纳了“相声”这一传统艺术形式,还要打一个问号。

即便我们已经身处一个崭新的数字信息时代,但是互联网带来的变革,貌似也依然不能够确保相声文本质量与艺术性的改良。

相声的未来何去何从?

鲍勃·迪伦的诗句或许可以回应疑惑。

“答案,在风中飘。”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数据来源 |

[1] 微博「岳云鹏」、「郭麒麟」、「秦霄贤」、「张云雷」、「孟鹤堂」前50页关键词话题

[2] 豆瓣「岳云鹏」、「郭麒麟」、「秦霄贤」、「张云雷」、「孟鹤堂」的2019至2021年作品

[3] 百度指数,维基百科 “相声演员师承关系” 和微博搜索“相声演员”可搜索出的认证用户。数据来源于百度指数中的每日搜索次数。

[4] 抖音、微博、B站三个平台搜索“相声”后前100条内容中所带的话题

[5] 微博「岳云鹏」、「郭麒麟」、「秦霄贤」、「张云雷」、「孟鹤堂」主页中品牌微博

参考书籍 |

[1] 侯宝林. 相声溯源. 人民文学出版社, 1982.

[2] 侯鑫. 一户侯说. 五洲传播出版社, 2007.

[3] 王决, 汪景寿, [日]藤田香. 中国相声史. 北京燕山出版社, 1995.

[4][德]阿多诺. 美学理论. 王柯平译,四川人民出版社, 1998.

[5][德]哈贝马斯 公共领域的结构转型. 曹卫东译,学林出版社, 1999.

[6][德]瓦尔特·本雅明. 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在文化工业时代哀悼“灵光”消逝. 中国城市出版社, 2002.

[7][德]瓦尔特·本雅明. 发达资本主义时代的抒情诗人:论波德莱尔. 王才秀译,江苏人民出版社, 2005.

[8] 林俊,胡哲. 沸腾新十年:移动互联网丛林里的勇敢穿越者. 电子工业出版社. 2021

参考资料 |

[1]https://m.youku.com/video/id_XMTczMTQyMzY0.html?spm=a2hbt.13141534.0.13141534

[2]https://mp.weixin.qq.com/s/9Ti9W-3zNw-6Q0y3TdKBBA

[3]https://mp.weixin.qq.com/s/6viel9pMzCljwMh1iyawyg

本文为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数据分析与信息可视化》本科课程学生作品

作者:(排名不分先后,按拼音顺序排序)

姜德隆、陆怡然、叶芷、章羚羊、周善华、朱予硕

特别感谢薄帅对本文相声部分指导意见。

指导老师:周葆华、徐笛、崔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