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春节联欢晚会花了这么多年才接受说唱

原创 益佰 新音乐产业观察新音乐产业观察原创文章,未经授权谢绝转载

作者|益佰

今年美国的超级碗,见证了洛杉矶公羊队击败孟加拉虎队夺得冠军,这是自2000年以来该队首次在赛事中获胜。

虽然这是一场历史性的胜利,但当晚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无疑还是被戏称为“美国春晚”的中场秀。这场表演见证了包括Dr. Dre、Snoop Dogg、Eminem、Mary J. Blige 和 Kendrick Lamar在内的说唱界大腕们齐聚一堂,在当晚赢得了1.12亿观众,成为五年来收视率最高的中场秀。2022年超级碗中场秀

这五位明星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总共获得了43次格莱美奖,其中有 22 张专辑在排行榜上名列前茅。“这是正在创造历史。”Jay-Z评价这次演出时说。他的娱乐公司Roc Nation正是中场秀的合作方。

这事儿的确不简单。说唱在美国流行了好几十年,五位巨星里除了Kendrick Lamar还在相当青春的35岁,其他人年纪都已在50岁上下,这才完成了首场以说唱为中心的中场秀,这其中有太多故事可以说。

就像《纽约时报》说的,说唱通向超级碗中场秀走的是“一条迂回的道路”。超级碗在拥抱黑人音乐和文化——尤其是说唱方面,经历了漫长而崎岖的旅程。

A

被视为禁忌的说唱,终于成为超级碗的亮点

今年的超级碗在洛杉矶的SoFi体育场举行,这个巨大的场地于 2020年开放,建造成本超过 50 亿美元,是洛杉矶公羊队的主场。中场秀的舞台则还原了洛杉矶康普顿市的经典建筑,这座城市离场地只有20分钟车程,非裔美国人占到人口的四成以上,也经常出现在说唱歌词里。

Dr. Dre、Snoop Dogg以《The Next Episode》和 Tupac Shakur 1995 年的热门歌曲《California Love》开场。接下来的 12 分钟内,经典歌曲接踵而至。

50 Cent倒挂在天花板上,像一位不速之客来到舞台,演唱了他的热门歌曲《In Da Club》,这也是 Dr. Dre 的参与的主要作品之一。Mary J. Blige 穿着亮闪闪的高筒靴走了出来,带来了《Family Affairs》和《No More Drama》。Kendrick Lamar 带着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伴舞献上了《Alright》,Eminem 则带来了让人精神振奋的《Lose Yourself》。最后是全体献唱的《Still D.R.E.》。一身闪亮的Mary J. Blige在超级碗舞台上

Dr. Dre 一直很兴奋,就像一位大师在视察收获的战利品。“有机会在超级碗中场秀表演,这将是我职业生涯中最大的刺激之一。”56岁的Dr. Dre 说。与此同时,他也觉得NFL居然选择等到嘻哈音乐老掉牙时才把舞台交给这些音乐家,“花了这么长时间才了解我们,真是太疯狂了。”

Dr. Dre 和 Snoop Dogg虽然是最知名的说唱音乐人,拥有数十年的热门歌曲和流行文化的声望,但似乎始终代表着某种被禁止的文化。Dr. Dre早期在匪帮说唱乐团N.W.A发表的作品就曾引起广泛争议。像一首名为《F**K tha Police》的歌曲,抗议了警察暴行,但也被认为有不良的倾向。

NFL现在试图与这些曾经有争议的人物合作,这也被解读为讨好黑人群体做的表面功夫。有专家在接受采访时称,NFL将中场秀定位为有意义的事件,但对某些人来说,NFL 选择这些艺术家似乎是一种表演,感觉就像是在装饰橱窗。“你正在利用黑人明星来娱乐大众,但你又做了什么来尊重说唱的精髓,比如解决联盟中的种族不公正问题?”

这场让无数乐迷兴奋的中场秀其实一直伴随着各种争议。有传言说,NFL曾要求Dr. Dre 在最后一首歌里删去“仍然不爱警察”这句词,但他还是在台上唱了。

另一件在演出后引起讨论的事儿,是Eminem 演唱完歌曲后,低着头单膝跪地约50秒。据说演出前阿姆曾向NFL有此提议但被拒绝。虽然经济公司拒绝就阿姆的行为作出回应,但公众还是很容易联想到,这可能是阿姆对NFL近年种族问题的抗议。B

阿姆的下跪抗议,Jay Z的主动合作

作为北美四大职业体育运动联盟之首,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职业橄榄球联盟,NFL在球场内外都面临着关于种族问题的质疑。

联盟中超过 70% 的球员是黑人,但 NFL 没有黑人老板,直到最近只有一名黑人主教练。不久前,上个月被解雇的迈阿密海豚队主教练布莱恩·弗洛雷斯起诉联盟,声称他和其他人在招聘过程中受到了歧视。

阿姆的下跪举动被认为是在呼应曾效力洛杉矶公羊队的科林·卡普尼克(Colin Kaepernick)有关警察暴行和种族歧视的抗议。2016年,四分卫科林·卡普尼克在美国国歌声中跪下抗议警察杀害黑人,此后没有一个团队继续雇用这个人。2016年,卡普尼克(右一)在超级碗赛场上跪地

当时,联盟种族关系非常紧张,NFL 的行为引起了公众的强烈反对,这其中包括说唱歌手和亿万富翁Jay Z。

早在 2018 年,Jay Z在歌曲《Apesh*t》中有这样一句歌词:“我还拒绝了超级碗,你需要我,我不需要你;每天晚上我们都在终点区,告诉NFL我们也在体育场。”歌曲MV中有人们跪下的图像。人们猜测这是他为了声援卡普尼克,对 NFL 要求他在当年的超级碗中场秀表演做出回击。

但NFL 仍然是美国收视率最高的电视节目。2019 年,Jay-Z和他的娱乐公司Roc Nation 公开宣布与 NFL建立合作伙伴关系,这引起了球员和粉丝的强烈反对,被认为是对科林·卡普尼克的背叛。

Roc Nation 的首席执行官 Desiree Perez后来告诉《洛杉矶时报》,公司认为通过直接与联盟合作可以更好地促进进步。她觉得,只要能推动联盟去做之前不会做的事情,去尝试接触此前接触不到的人,就能取得一定意义上的成功。

但这样的良苦用心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的。在今年中场秀阵容公布后,就有人调侃中场秀是 NFL 的表达方式:“嘿,黑人,我们关心你,尽管我们排斥科林·卡普尼克并且不聘请黑人教练,但这里是 Snoop Dogg和 Eminem,享受吧!”

很多美国人也在调侃,虽然大家嘴上都会抗议NFL,但私下里还是会忍不住打开电视。

对NFL来说,让这些曾经危险的说唱音乐人登上舞台也是冒险之举。毕竟,超级碗中场秀有着曲折的过去,历史上多次翻车或者险些翻车的现场至今让人历历在目:

2004年,珍妮·杰克逊在舞台上那次著名的“走光”事件;2012年,英国歌手MIA在同麦当娜合作演唱时,做出了竖中指的行为;2016年,碧昂斯和伴舞团队一水的黑皮衣、黑贝雷帽、身上围满子弹带的装束,引起关于历史上黑豹党的联想……2016年超级碗,碧昂斯身着黑皮衣表演

C

从保守到包容,中场秀的崎岖之路

最初,超级碗中场秀的舞台本来也不是给流行音乐人预备的。

1967年,流行音乐正向着越来越大胆的方向突飞猛进,5100万的美国电视观众还在超级碗上看亚利桑那大学交响乐团演奏传统音乐呢。

随后的多年里,中场秀走的也是安全的合家欢路线,像演唱过《月亮河》(Moon River)的国宝级歌手安迪·威廉姆斯(Andy Williams)或者百老汇女歌手卡罗·钱宁(Carol Channing)更适合中场秀的舞台。

直到 1988 年, MTV时代都到来将近七年了,还没有一个摇滚音乐人登上过中场秀的舞台。可以说,这一阶段的超级碗中场秀,很少有流行音乐明星参与,大多是传统演艺机构表演,缺乏社会关注度。

倒是在1991年,新街边男孩(New Kids on the Block )成为第一个在中场秀表演的当代流行乐团。1993 年第 27 届超级碗上,迈克尔·杰克逊登台——这是 NFL 一系列顶级表演的开始。但杰克逊夺人眼球的表演激怒了一些人,有人评价:“对于没有受过教育的观众来说,这似乎只是一种粗俗的自我放纵。”1993年,迈克尔·杰克逊在超级碗舞台上表演

接下来的几年里,Diana Ross 和 Stevie Wonder 这样的老牌巨星占据了主导地位,有时还有 Gloria Estefan 和 Boyz II Men 等更现代的艺人作为嘉宾。编排一些怀旧的节目总是安全的,比如1998年第32届超级碗中场秀就安排了向 Motown唱片成立 40 周年致敬环节。但1990 年代蓬勃发展的说唱音乐始终缺席。

真正作为说唱音乐人登上中场秀舞台的,是2001年的Nelly。不过当年的中场秀,除了有亚当·桑德勒(Adam Sandle)这样的演员,还有超级男孩(’N Sync)、布兰妮·斯皮尔斯等当红明星,Nelly相比就没有那么突出。

Nelly再次登上中场秀已是2004年,带来了单曲《Hot in Herre》,他和Kid Rock与P. Diddy同台,这一次舞台上的说唱的内容比之前的任何一届超级碗都要多。

但谁曾想,那一年的“高光”时刻不属于说唱。在 Diddy、Nelly 和 Kid Rock 的演出之后,珍妮·杰克逊与贾斯汀· 汀布莱克合作热门歌曲《Rock Your Body》,就在广告插播前,贾斯汀把手放在杰克逊的服装上,然后就出现了引发轩然大波的一幕。这也成了超级碗中场秀转折点似的一年。2004年超级碗现场,珍妮·杰克逊身陷走光风波

搞笑的是,一名计算机科学与工程专业的学生 贾德·卡林姆(Jawed Karim)对在网上很难找到那个时刻的片段感到沮丧,意识到视频网站的市场空白,很快参与创建了YouTube。

这之后的超级碗紧急撤退到安全地带:保罗·麦卡特尼、滚石乐队、汤姆·佩蒂,布鲁斯·斯普林斯汀等经典摇滚乐队都贡献了自己的表演。

在那个谨慎的保守主义时期,黑眼豆豆的Will.i.am 看到了机会。他警告 NFL,在用完经典摇滚乐队之后,超级碗还是需要流行音乐。2011年,黑眼豆豆获得了演出机会,将 NFL 重新推向现代流行音乐。但之前事故造成的阴影依然在,紧张感如影随形,女成员Fergie“就像在机场通过该死的安检一样检查自己的服装”。2011年,黑眼豆豆在超级碗舞台上表演

“我们打开了大门,让 NFL 摆脱了对流行音乐和城市音乐的恐惧。”Will.i.am 说。如今,从火星哥布鲁诺·马尔斯(Bruno Mars)到碧昂丝,再到Dr. Dre和Snoop Dogg在内的每个人,都在证明中场秀在向多样性和包容性做全面转变。

很明显,NFL 正试图通过说唱音乐让自己看起来更好。这并不是毫无成效,《纽约时报》就写到今年的中场秀“在庆祝和抗议中达到了平衡”。但公众注定会要求联盟做得更好,更希望音乐人们能够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让NFL和中场秀都变得更好。

-全文完-

长期征稿,稿费业内高水平

感兴趣的朋友请把稿件发到邮箱

rechords@163.com

原标题:《花了这么多年,“美国春晚”才接纳了说唱》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