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默发财!再看看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合作的“八达通模式”

俄乌冲突一石激起千层浪,其中引起广泛关注和讨论的一个问题,是接下来的世界秩序走向。而在世界秩序的变革中,国际教育合作举足轻重。在《东盟奇迹》一书中,新加坡资深外交官马凯硕就曾提出,东盟与大国互动的成功经验之一就是长期和深入的国际教育合作。2021年4月,作者曾在《RCEP框架下中国如何推进面向东南亚的教育对外开放》一文中讨论过澳大利亚国际教育的“八爪鱼模式”。一年之内,澳大利亚的国际教育合作又有了一些值得我们关注的新变化。

一、经济为澳大利亚发展国际教育合作提供高配引擎

从高等教育的全球竞争力来看,澳大利亚并不是第一梯队的成员,但是却找准了国际化发展的空间。从四个主要的大学排名来看,澳大利亚高校并非“一流玩家”。从表1可以看到,在2022年的四个主要大学排行榜中,进入排名前100的澳大利亚高校共8所,其中不但没有进入全球前20名的高校,而且被《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排在第66名的阿德莱德大学(University of Adelaide)表现浮动,并没有进入其余三个排名榜的前100名。国际教育为澳大利亚高校生存和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经费,学生的学费和生活开销尤其重要。根据澳大利亚政府2021年3月发布的数据,2019-2020学年,国际教育为澳大利亚创收374亿澳元。[1]其中,高等教育阶段的国际教育收益占到68.1%,相应的国际学生占总比例的47.4%。这个数据还有一个精彩的部分不容错过,国际学生的学杂费是澳大利亚大学最大的收入来源,占该国大学总收入的比例从2010年的17.5%上升至2019年的27.3%。也就是说,澳大利亚大学每10澳元的收入,就有2.73澳元来自国际学生。尽管实力不是最顶尖的,但是澳大利亚深知国际教育合作对其高等教育发展的重要性,因而在国家和院校层面大力推动国际化发展。表1 2022年四个主要大学排行前100名中的澳大利亚高校①

表1 2022年四个主要大学排行前100名中的澳大利亚高校

澳大利亚政府对国际教育的重视很好地体现在两个国家战略中。2016年,澳大利亚政府发布《国际教育国家战略2025》(National Strategy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2025),提出澳大利亚推进国际教育的三大支柱:增强国际教育的基础、启动关注转型发展的国际教育合作、加大在国际教育全球竞争中的投入。当然,大力投入也给澳大利亚带来了大量收入。根据澳大利亚教育、技能和就业部(Department of Education, Skills and Employment)2019年发布的数据,国际教育为澳大利亚经济贡献了376亿澳元,比上一年增长了15%。[2]澳大利亚时任教育部长更是自豪地说,国际教育是该国最大的服务出口业,支撑了约24万份工作。

经济可以说是国际教育合作的“V12引擎”。在巨大的经济效益吸引下,澳大利亚政府于2021年11月发布了新的国际教育战略:《澳大利亚国际教育战略》(Australian Strategy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2021-2030)。与2016年发布的战略相比,这套战略细化了澳大利亚在国际教育领域的合作对象,例如东盟。为推进这一战略的实施,构建澳大利亚国际教育合作的差异化优势,澳大利亚投入的力度也不小,例如计划投入800万澳元的子基金用于发展70个具有全球认可度的学历证书项目,投入940万澳元的创新发展基金以升级海外和线上英语语言教育。[3]

二、“八爪鱼模式”的代表——莫纳什大学

澳大利亚国际教育的“八爪鱼模式”,就是要把鸡蛋放到多个篮子里,缓冲局部合作的风险,扩大整体合作的收益。与美英等国的高校相比,澳大利亚的高校缺乏足够的全球竞争力。但是澳大利亚的高校熟悉东南亚的教育市场,早早便和这个地区建立起了教育合作。通过国际知名大学加地缘优势的模式,澳大利亚在东南亚的发展可以说是左右逢源,在多个东南亚国家开拓了国际高等教育市场,2021年更是历史性地打开了印度尼西亚的高等教育市场。莫纳什大学正是澳大利亚国际教育昂首阔步的先锋力量。

莫纳什大学(Monash University)创建于1958年,校名是为了纪念澳大利亚军人和工程师约翰·莫纳什(John Monash)。这所学校在1961年迎来了第一批学生,这所学校因此也成为澳大利亚维多利亚州第一所现代大学。有趣的是,这所大学的校训是“Ancora Imparo”,英文的意思是“I am still learning”,中文可以理解为“学无止境”,是不是一种挺积极的内卷。

图1 莫纳什大学1958年建校时的规划图[4]

图1 莫纳什大学1958年建校时的规划图[4]

莫纳什大学十分重视国际化发展,这在它开办海外分校或研究中心的投入上体现得淋漓尽致。除了在中国、印度和意大利设有海外研究中心,莫纳什大学于20世纪末便在马来西亚设立了海外分校。莫纳什大学马来西亚分校(Monash University Malaysia)成立于1998年,是获得马来西亚政府授权引进的第一个大学海外分校。该分校最开始依靠在吉隆坡的双联学位项目逐步发展起来,在1991年毕业了第一批共计95名马来西亚学生,那也是莫纳什大学第一次在澳大利亚以外的地方举办学生毕业典礼。[5]经过多年的发展,莫纳什大学马来西亚分校取得了不错的成就,仅从师生规模来看是马来西亚引入的大学海外分校中最大的一所。该分校的新校园坐落于马来西亚雪兰莪州双威市(Bandar Sunway)的公路旁,校门口的大树为这个精致小巧的校园增添了几分神秘感(图3)。在寸土寸金的市中心,校内的运动场也只能是做到“刚刚好”(图4)。

图2  20世纪90年代初莫纳什大学在马来西亚的办学旧址[6]

图2  20世纪90年代初莫纳什大学在马来西亚的办学旧址[6]

图3  莫纳什大学马来西亚分校的主楼②

图3  莫纳什大学马来西亚分校的主楼

图4  莫纳什大学马来西亚分校的校园③

图4  莫纳什大学马来西亚分校的校园

既然经济收益是推动国际教育合作的强力引擎,海外分校的发展又可圈可点,那莫纳什大学自然不能失去扩大规模的良机。2020年2月10日,莫纳什大学发布官方消息称,该校受邀在印度尼西亚设立一所新的分校。这所分校是印度尼西亚政府引入的第一所国外大学的分校,将集中精力发展研究生教育,与在马来西亚的分校形成配合与互补。当时我还在莫纳什大学马来西亚访问学习,得知这一消息后直呼“好家伙,动作可真快,又一个第一名收入囊中!”要知道,国际教育合作可不只是创造经济收益,还培养了大量熟悉澳大利亚文化、能够推进自己国家与澳大利亚合作的青年人才。

然而新校区建设计划发布时,新冠疫情已经开始在全球扩散。当世界忙于抗击疫情的时候,这样一个大投入的海外分校计划似乎要无限期搁置了。可是,闷声发大财的澳大利亚再次展现了八爪鱼的韧性。莫纳什大学以其多面手的能耐,快速推进印度尼西亚分校的建设。即使疫情冲击不断,莫纳什大学印度尼西亚分校仍旧如期开学,在2021年10月迎来了第一届学生!这所分校位于雅加达西南部的一个城市,目前主要提供数据科学、城市设计、商业创新、公共政策与管理四个专业的硕士教育,以及英语语言教育,等等。图5 莫纳什大学印度尼西亚分校的校园[7]

图5 莫纳什大学印度尼西亚分校的校园[7]

三、变乱交叠背景下我国国际教育合作需要稳存量、做增量

当下世界形势的特征是变乱交叠,我们比过去更加需要国际教育合作。这不仅是因为国际教育合作直接推动了经济发展,更重要的是,“闷声发大财”的“财”既包括象征着经济的贝壳,也包括促进民心相通的人才。通过国际教育合作,我们不但直接促成了国际人员流动和全球科研合作,还为解决人类共同面对的发展难题寻找到了理念共识与技术方案。在新的国际形势下,我国国际教育合作需要维护好现有成就,保持存量;深化和扩大教育对外开放,做好增量。东南亚正是我们推进高水平国际教育合作的关键发展方向。

(作者:杨体荣,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博士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北京大学区域与国别研究院立场无关,文责自负。引用、转载请标明作者信息及文章出处。)

注:

资料来源:

(1)世界大学学术排名:http://rankings.betteredu.net/shanghairanking/ARWU/2019/ARWU.html,访问时间2022年3月20日;

(2) QS大学排名: https://www.topuniversities.com/qs-world-university-rankings;

(3)《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学排名: https://www.timeshighereducation.com/world-university-rankings;

(4) 《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大学排名:https://www.usnews.com/education/best-global-universities/rankings?int=a27a09;访问时间2022年3月20日。

均由作者拍摄于2020年。

参考文献:

[1]Parliament of Australia.Overseas students in Australian higher education: a

quick guide[EB/OL].https://parlinfo.aph.gov.au/parlInfo/download/library/prspub/6765126/upload_binary/6765126.pdf,2022-03-23.

[2]The Hon Dan Tehan MP.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makes significant economic contribution[EB/OL].https://ministers.dese.gov.au/tehan/international-education-makes-significant-economic-contribution,2022-03-21.

[3]Australian Government-Department of Education, Skills and Employment. Australian Strategy for International Education 2021‑2030[EB/OL].https://www.dese.gov.au/australian-strategy-international-education-2021-2030,2022-03-23.

[4]Monash University. Our living history[EB/OL].https://www.monash.edu/timeline#/years/1950/events/1997273,2022-03-24.

[5]Monash University. Monash Malaysia: Our living history[EB/OL].https://monash.edu.my/timeline#/years/1990/events,2022-03-24.

[6]Monash University. Monash Malaysia: Our living history[EB/OL].https://monash.edu.my/timeline#/years/1990/events,2022-03-24.

[7]Monash University. BSD City to be home to Monash Indonesia[EB/OL].https://www.monash.edu/news/articles/bsd-city-to-be-home-to-monash-indonesia,2022-0302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