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遵守规则的年轻人是做什么工作的

本篇原创文章源自微信公众号:DT财经,作 者 | 金花鼠、编 辑 | 张晨阳、唐也钦、设 计 | 戚桐珲。

元宇宙筑造师、 中古新玩家、秉公冲浪人……近期,一个有关新职业的性格测试引起了大家的关注,简单几道题便能测出适合自己的“灵魂职业”,不少人在网络上分享自己的新职业人格。

“厌倦了敲代码和做PPT,呆腻了会议室和格子间,苟在互联网大厂的你或许只是找错了工作,原来这才是我的潜在职业技能”,大家在分享时表达出了对这些新职业的兴趣和向往。

随着数字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愿意尝试走进这些新职业。我们也好奇,在年轻人普遍拥有新工作观的当下,职业有多少新的可能性?我们普通人也能接近的新职业场景有哪些?

每6个年轻人中,就有一个开始尝试“新职业”

知乎上有个问题:毕业非得去实习吗?有哪些新的自由职业推荐?

问题下,题主解释道:不想把时间浪费在做一些重复的工作上,想做点真正有意义的,符合年轻人生活习惯的,也能赚到钱的,甚至可以当作长期职业规划的事儿。这则提问不到2个月就收获了95万浏览量,成为年轻人工作观的一个切面。

在父母的眼中,一份好工作可能是医生、教师,是去体制内找“铁饭碗”,是去大公司。但在创造力和想象力迸发的时代,不少年轻人的求职思路发生了变化。他们不想循规蹈矩,而是把目光投注于市场上的新职业。

尽管大多数人没有把新职业作为事业发展,但从数据中可以看出,不少年轻人对新兴职业向往,甚至跃跃欲试。

根据DT财经此前的调研,在18-35岁青年中有近6成人表示,尽管还没付诸行动,但是愿意尝试新职业;每6个年轻人中,就有一个已经通过兼职或全职的方式,迈出了探索新职业的第一步。

 

新职业之所以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追捧,跟大家近年来工作观发生变化有关。

一方面是更多人希望在传统工作之外有新的收入来源,拥有可以“搞钱”的副业。

微博上有一个流行的词叫做“副业刚需”,意思是对于当代人来说,搞副业赚钱几乎已经成为一种常态。许多工作稳定的年轻人利用业余时间规划副业,在不用上班的时间里化身直播间主播、短视频创作者、云健身教练等角色,利用第二职业将爱好成功“变现”。

小刘(化名)就曾兼职做过短视频平台的短剧剪辑:“本身很喜欢看微短剧,节奏快、爽点密集,正好自己有剪辑的手艺,在家就可以兼职赚钱。”

另一方面,有相当一部分的年轻人不希望占据人生1/3黄金时光的工作只是机械地打工换钱,会努力探索通过工作拓宽自己的可能性,在工作里实现热爱。

DT财经的调研显示,当被问到新职业有什么吸引力,排名前三的分别是“符合兴趣爱好”(78%)、“自由不受限制”(40%)和“价值认同”(25%)。

 

打开短视频APP,你能看到大量的KOL、素人,从美妆到健身,从舞蹈到配音领域,许多人最初都是因为兴趣爱好而开始录制视频,“首先是好玩,然后是搞钱”。

短视频是年轻人从事新职业的热门领域

除了就业观念的转变,这代人之所以有这么多新职业选择,也在于新技术和新需求,为这些好玩的职业提供了诞生的环境。

移动互联网和5G等新技术创造了线上化的新生活方式。比如,过去人们无法想象在家就能体验周游世界,后来出现了旅游博主直播代玩;以前人们不相信足不出户也能验货、下单、收货,直到有了可以远程查看商品细节的直播电商。

与此同时,疫情的不确定性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态度,大家更加珍惜和欣赏生命中的美好。即便出行受到限制,也希望可以在有限的空间里获得更高质量的人生体验。大家的生活中需要更多线上线下的交互体验,这背后的新职业也得到发展。

而短视频领域,是近年来在新技术和新需求推动下“入侵”大家生活最深广的领域,因而也诞生了最多的新职业。

Quest Mobile发布的《2021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大报告数据》显示,2021年,短视频已超越即时通讯,成为占据人们网络时间最长的行业。

2007年出版的《景观社会》一书中,作者居伊·德波就提出观点“世界已经被拍摄”,他认为我们正进入影像物品生产与物品影像消费为主的景观社会。

随着短视频平台的发展,许多人的生活都通过短视频这一媒介处于“观看”与“被观看”的状态中。

以快手为例,每天有超过3亿用户在快手分享和围观彼此的生活。有挖掘机司机分享实操技巧,引来老铁们在线学习;有新手父母晒出孩子成长,粉丝们一起在线云吸娃;也有人记录歌声和舞蹈,在创作中治愈别人,同时找到了自己的舞台。

那些平时接触不到的人生体验,透过短视频的窗口被看到。我们的每一次分享,也被远方的陌生人接收。

人们在各种直播、微短剧、围观他人的生活中放松心情,在轻松氛围里消费,获得知识、陪伴、精神抚慰和连接,感受到“生活的美好”。这直接带动了与此相关的新职业:短视频剧本创作者、互联网营销师、营销达人、带货达人……

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直播业态招聘需求猛增。根据智联招聘数据,2022年第一季度,直播业态招聘需求同比增速达到103.7%,这个数字在去年同期是96.5%,而今年同期的传统电子商务行业的招聘需求增速只有5.8%。

如今有哪些短视频领域的新职业正在流行

短视频霸占了年轻人的手机屏,成为这个时代最触手可得的快乐。不少年轻人希望钻进屏幕里去创造价值,向短视频行业发出求职信号。

据智联招聘《Z世代职场现状与趋势调研报告》,Z世代年轻人最感兴趣的新职业中,与短视频相关的“视频博主”和“电商主播”排名第一和第三。其中,超过3成年轻人希望成为视频博主,每5个年轻人就有1个想尝试做电商主播。

CBNData《2021短视频直播斜杠职场人图鉴报告》显示,2020年,74%的创作者曾在快手短视频平台获得过收入。中国人民大学人事学院课题组在《短视频平台促进就业与创造社会价值研究报告》中研究了快手的主播构成,发现他们大多为线上兼职型就业,利用工作以外的时间录制、分享视频或进行直播,从而获得额外收入。

我们以快手作为参考,整理了短视频领域诞生的新职业类型。

短视频领域新职业中,有许多是围绕短视频内容生态而出现的新演艺人士。

比如新兴的微短剧就带动了一条新职业链条:短剧演员、短剧创作者、短剧拍摄、剪辑、宣发……以短剧创作者为例,截至2022年2月,快手短剧创作者规模同比增长89.5%,数量突破10万。短剧压缩了冗杂的故事情节,在几分钟内完成剧情的开始、高潮、落幕,打中了年轻人追求高甜高爽的观看需求。

还有很多传统领域,被短视频改变了工作方式,因而诞生了一些新职业。比如手艺传承、新农业、政务宣传等领域,在短视频时代创新传承推广方式;而二手交易、招聘、宠物美容等原本属于线下的行业,如今也跟内容和数据紧密结合,更多人通过短视频学习新的交易模式。

快手上有一位50多岁的皮影戏手艺人魏宗富。在接触短视频之前,他见证过皮影戏的辉煌与落寞,也因招不到徒弟而感到无奈。直到自己演出的视频在快手吸引了很多粉丝的喝彩,魏宗富开始主动玩起快手。仅一年时间,魏宗富就获得了15万元的收入,还遇到了很多对皮影感兴趣的“上门徒弟”。目前,魏宗富主要通过线下演出+线上直播的方式获得营收。

此外,也有一些职业,在平台独特的社区关系之下,形成特定职业圈层间的连接。

2020年初,卡车司机纪录片《颠簸货运路》在央视纪录频道上映,节目走访了30余名卡车司机,其中有7成会使用快手。据近期快手发布的《卡车司机行业图鉴》,在快手上,卡车相关的视频数量也呈逐年上升趋势,很多卡车司机有了另一个身份——公路vlogger。天南地北的卡友们,通过互联网认识彼此,找到属于自己的职业圈子。这些“公路上的游牧部落”,也通过短视频平台获得了更广泛的关注,改变了传统的跑车生活。

写在最后

我们正处于一个景观社会中,人们喜欢观看,无论是围观微短剧等“想象中的生活”,还是别人“现实中的生活”,都希望能获得情绪慰藉、产生连接,人们也需要被他人看到,通过分享自己的技能、手艺、爱好、生活方式,获得价值认同。

这是新职业对于普通人有吸引力、并让一大波人都参与进来的重要原因。而短视频平台上的新职业,或许是距离普通人最近、也是最令人有实感的。

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课题组2022年2月发布的研究报告,快手短视频平台共带动就业机会总量为3463 万个,其中内容创作者就业2000 万个,电商生态带动的就业923 万个,内容生态带动的关联就业机会540 万个。直播招聘等新形式也有助于提高就业匹配率,突破传统行业的工作限制,帮助弱势群体获得收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